葵葵葵葵我爱你
禁止二传二改

关于抄袭的道歉声明

拖累了整个本子?你当初想抄袭的时候还考虑过本子吗?真是火烧不到身上不觉得疼,剽窃他人劳动成果还能心安理得的出本拿钱,脏死了。 春茶困困: 这件事纠缠两天浪费了我太多精力,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道歉我收下,至于你出本的事情我还要等最终确认没有这篇抄袭之作再说,最后就是,任何人别替我原谅好吧,原文评论看了糟心=_= Gu咕°: 相信从很早就开始关注我的朋友们应该都看过《谁说三岁看到老》这篇, 这篇文实在是对不住你们的喜欢,因为这篇文的文章发展,思路,甚至是人设都是借鉴 @春茶困困 这位太太的文(全小区都在等着陈立农分化成omega) 简单点来说,就是抄袭文章整体结构。 我,抄袭了这位太太的文。 说实话在成为一位真正的写手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文章的版权对于一位写手来说是这么的重要,而且当我意识到当初的我竟然是有意识并不是无知的在做这件事时,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以及对此事的惭愧与自责,甚至是大家都不屑一顾的后悔。 我在此,为自己的行为和不醒悟,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俗人,当初会为了热度做出这种令人生厌及可笑的事情。 当然今天在这里,我只是想给这位写手太太,正式的道个歉。 对不起。 请原谅我当时的不自知以及令人可恨可恶的行为,请原谅我最初对待此事散漫的态度,请原谅对您造成困扰的我。 对于抄袭您文章这件事,我深表歉意,在此给您鞠躬道歉了。 此类事件以后绝对不会发生,我也会努力的检讨我自己。 我甚至将篇文章收录到了《双子星》的本子中,我深刻的意识到我自己是多么不知悔改的一个人。 给购买了此本的大家道歉,发货时间会延迟,我真诚的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谅解……这篇文章我已经努力的和 @w鱼米粥w 联系工作室重排删除。 这篇抄袭了您文的苟且之作,再也不会出现在大众和您的视野中。 对于拖累了整个本子的我,我很自责…… 我真的很对不起大家,对不起老师您。 我恳请您能原谅一次犯错的我,虽然我深知自己不可饶恕,但我也想请您给我一次机会,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请您原谅这个肤浅,爱慕虚荣,不知好歹的我。

【NK】【KC】无心 C1

*是一个NK&KC的脑洞,不打cptag请勿上升 *看到随缘,预警已经给出来了,不吃随意取关 *ABO设定,狗血OCC,黑 *是单箭头 *因为太想看了忍不住所以自己上手了_(:з」∠)_ 陈立农分化成A那一年进了蔡家。 那时的他乖巧拘谨的坐在大厅里看着二楼走下来的蔡徐坤,心想着真是好漂亮的哥哥啊。 可是下一秒漂亮哥哥却散发出同样是A的信息素,不刺鼻的玫瑰可是却不是很友好。 蔡老爷子把陈家母子介绍给蔡徐坤道,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了。 蔡徐坤并不喜欢海盐的味道可是还是教养良好的伸出手,陈立农和自己继兄的第一次肢体接触。虽然蔡徐坤那时候已经收起了信息素,但是他的眼神看起来好像并不是那样。 “你好啊,农农。” ———————————————————————————— 蔡徐坤是个标准的美人,虽然平时穿的清爽干练但是身上的气质还是忍不住吸引他这样的毛头小子。 哥哥出门工作的比自己上学还早,回来的比晚自习下课还晚,陈立农偷偷的在卧室窗口看着蔡徐坤走进家里大门,有时候他身上会挂着一个醉醺醺的O或者把目的写了一脸的B。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一个比哥哥稍微高一些的O搂着哥哥从车上下来,那个O敏锐的抬头看到自己,不屑的笑了笑对着哥哥耳边说了什么引得哥哥也笑起来。 后来一个老仆在询问下得知,那是哥哥指腹为婚的O,今年刚完成分化的范家小公子范丞丞。范家小公子生的一副好皮囊,如果闻不到O的信息素的话任谁都会怀疑这是个气质高贵的A。 有阵子陈立农居然还产生了羡慕的想法,羡慕的不是哥哥,而是哥哥的未婚夫。他虽然个子比哥哥高些,但是却能用着O的身份整个人躺在哥哥腿上撒娇。自从第一次进来和哥哥握了手之后,哥哥平时在家里看见自己都是有意拉开距离的。 玫瑰香近一点的熏得人神志不清,远一些还勾的人心里发痒。如果不是因为哥哥没有腺体,气质也不像O的话,陈立农也根本无法解释自己春梦中出现的那个躺在身下的人。才进蔡家不到半年,他居然对平时有意疏远自己的继兄产生了奇妙的情愫。 直到母亲意外死亡之前几个月,陈立农还是春梦里有哥哥的青涩少年。等他摸到母亲冰凉的尸体时才意识到,他之前还在悬崖下有一叶小船陪伴,现在只能泡在冰冷的水中看着高高山崖了。蔡家对他来说真的是太冰冷又不真实的存在,过去自己和母亲住在小巷里,自己拥有的世界太小反而会有安全感。 贵族学校里面的同学并不因为他是蔡家新的小少爷就对自己毕恭毕敬,有几个不怕死的甚至扔了陈立农的书包,他在学校找了一晚上才在马棚里面翻出来,还好母亲的钢笔并没有丢。当时他躺在马场上看着星星发呆,自从去了蔡家,自己过去的容身之处已经没有了。新父亲似乎并没有把他们母子当家人看过,他只迷恋的是母亲的皮囊,钱的话对蔡家来说是不会缺的,可是他现在不想回蔡家,他还能去哪呢。 “你怎么躺在这里,不回家。” 凭着蔡家的实力陈立农知道找到自己并不难,但是想不到来找自己的居然是蔡徐坤。这会儿马场上只有几盏小灯,陈立农看不清哥哥的表情,蔡徐坤也看不清陈立农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 陈立农站起来忍不住抱紧了蔡徐坤,少年卡在喉咙要冒出来的话语又被他生生就这眼泪咽了回去,他和蔡徐坤差不多高了,下巴可以搭在蔡徐坤肩头,虽然扭头能嗅到蔡徐坤发丝有淡淡的香橙信息素,但是也影响不了他此时仿佛抱紧救命稻草的心情。 我喜欢你呀哥哥,陈立农心里想着,把蔡徐坤搂的更紧了一些。这时候马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刚刚好。蔡徐坤眼神飘忽,看着远方嘴角勾起,没想到那几个小子那么管用。 陈立农真的对自己开始依赖了。虽然这么多年蔡老爷子一直不放权,但他在外风流过结下的私生子一个一个已经被蔡徐坤暗地里处理了。可还是想不到他能带回来一个继子塞进家里,正头疼该怎么处理这个入侵者的时候,未婚夫范丞丞给自己出了主意。 ————蔡叔叔之前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那些人只是不能入蔡家族谱的人。但是这个人进了蔡家门,蔡叔叔说什么也会给他分一杯的,把他除掉蔡叔叔更不会放权了,不如怀柔让他听话。 陈立农越搂越紧,蔡徐坤有点不适的一把推开他,看着陈立农呆愣的站在那里又觉得不妥,只好拉过他的手说,我们回去吧。 陈立农被蔡徐坤牵着进了车,看着闭目养神的蔡徐坤,这是他在母亲去世后第一次有了一种归属感。 那是少年最隐秘的不能说出的暗恋 。 ———————————————————————————— 回到蔡家大宅,范丞丞果然在大厅里等着,看着蔡徐坤身后乖巧跟着的陈立农扭头嗤笑。果然哥哥出手没有搞不定的事情,虽然这个计策不得已为之,甚至提前买通了他的同学放肆他们几个下手去做,但是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看着陈立农看着蔡徐坤身后的眼神,范丞丞衣袖下的手还是忍不住攥紧。怎么说,他们两个也都是A啊,等着陈立农再长大一些还能这么好好控制住就没问题了。蔡叔叔一放权,蔡徐坤当家就能光明正大的除掉陈立农了。 毕竟他一点也不担心蔡徐坤会喜欢陈立农,他的哥哥从来是没有心的。 从小他就和蔡徐坤一起长大,虽然未分化之前一直认为自己会成为优秀的A,哥哥一定是O自己要保护好他。但是没想到哥哥提前分化成了A,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婚约,反而让他更有理由对哥哥撒娇。 蔡徐坤从来都是能把自己控制在一个标准的点的人,永远的头脑清醒又无情。他可以看着从小照顾自己的奶妈被绑匪活活打死,也只会在被救出后一声不吭甚至仿佛就像出门过了一夜一样自然。那时候范丞丞瑟瑟发抖的看着那人死不瞑目的瞪着他们,而哥哥永远是冷静的在一边坐着。 哥哥没有明显的喜怒哀乐,在姨姨在世时候就这般沉默了。 姨姨去世后哥哥也没去看,自己想趁着姨姨火化前拉着哥哥去看她最后一面的时候哥哥也是冷淡的甩开手,看着厚厚的书本说“之前已经看过了,再看有什么用呢。” 范丞丞爱死他哥哥的冷漠无情,毕竟自己作为“蔡徐坤这边的人”,对他来说是可靠的。蔡徐坤偶尔会和自己商量对策,他俩一起解决了几个蔡叔叔的私生子,说起那时范丞丞看着蔡徐坤面无表情的擦掉手上的血的时候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 毕竟没有心的人,怎么会担心他变心呢? ———————————————————————————— 陈立农平安无事的活到20岁,蔡老爷子这些年也快坚持不住了,蔡徐坤那边也对这种兄友弟恭的场面有些不耐烦。 虽然他真的途中不是没想过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陈立农除掉,但是总有一股力量在阻扰自己。也许是陈立农命大,有几次车祸都险里逃生,或者说并没有吃到下毒的那块点心,反而喂给了偷偷跑进院子的流浪猫。 蔡老爷子一直不放权,范家似乎也有点坐不住了。虽然范丞丞拦不住的冲向蔡徐坤,也是家里最疼爱的孩子舍不得打,他居然趁着一次蔡徐坤醉酒半推半就的就让蔡徐坤标记了。这下可好,其他家族的人都知道范家和蔡家这婚约是板上钉钉了。 其实蔡徐坤有没有醉酒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那时候范丞丞抱紧他慢慢的释放信息素,他的易感期被轻易勾起。虽然对于两人的婚约蔡徐坤当时一点反抗的资格都没有,但是这么多年也是习惯了和范丞丞商量事情,这大概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吧。 “哥哥还没坐上那个位置之前,不好好用用我怎么能加快速度呢?” 他俩那天晚上都闻到门缝外透进来的淡淡的海盐味儿,忍不住想扭头看的时候被范丞丞一把拉回来压住。卧室的灯昏黄暧昧,蔡徐坤看着这个陪了自己很久的弟弟压在自己身上,用最深的位置强迫自己打开生\殖\腔,他也探头咬住那块腺体。 等到结成型之后,蔡徐坤淡淡的说:“我想到一个办法。” 范丞丞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他愣了一会儿看着蔡徐坤的眼睛,最后大笑起来,每笑一下身体里那东西就顶的自己生疼,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 tbc.

N1003|第18年氐宿环游

💗💗💗💗 手中甜腻: 致陳立農先生的成年賀禮。 农坤生贺预告来袭。 预告视频。 -2082年,N1003号飞行器离开地球,飞往天秤座氐宿。 -2100年,是N1003号离开母星环游的第18年。 玫瑰色星云,超新星遗迹, 星球表面倒挂的山峰, 包裹整个α星的甲烷海洋, 引力卷动潮汐,沼泽开满花朵…… 宇宙间星屑尘埃漂浮, 那是忒弥斯和波塞冬的神迹, 红棕木屑、翠绿枝叶和金色橄榄, 海蓝色β化作匕首, 被握在帕尔修斯手中…… 你好, 我是N1003号飞行器的领航员, 今天这一段航行,将由我来陪伴你。 虽然旅程在一个太阳日内结束, 但我们将经过24个时间裂缝。 你将会看见不同的幻象, 不必担心,N1003号只是穿梭而过, 24小时,24层次元飞行—— 00:00 @手中甜腻 01:00 @维C乌龙奶 02:00 @ZM阿就就就就 03:00 @红酒渍 04:00 @why莉丝酱 05:00 @JustQiQi 06:00 @十四行诗 07:00 @春茶困困 08:00 @Jupiter烧酒 09:00 @猫馅儿 10:00 @卡西莫多 11:00 @大扑羚 12:00 @映川望雪 13:00 @四月湫 14:00 @宴欢欢 15:00 @自深深处 16:00 @Euskiy 17:00 @TigeR 18:00 @虹膜锁 19:00 @付燃 20:00 @状况外 21:00 @白日银河 22:00 @微微会变大魔王 23:00 @北檬蒙蒙蒙蒙 那么现在, 请随我一同前来, 沿着N1003号的轨迹, 星海漂流。 海报设计: @微微会变大魔王 视频剪辑: @丫丫细语 文案: @虹膜锁 感谢海报原图授权:@HeartofLions_应援站(微博)

【农坤】时间修正局

单纯脑洞大纲 我们只是生产脑洞的脑洞工 这个是我第一个农坤脑洞了但是因为太麻烦在文档里躺了好几个月 现在看感觉也有的逻辑很难讲明白,就凑合看吧么么哒 —————————————————————————————— 有个局叫做时间修正局。 专门穿越到各个时间点进行修正,防止错误的历史不按照剧本来,改变未来。 但是每个时间修正局的成员,都是死后被洗掉所有记忆去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也没有未来,在时间修正局档案内永远不会变老,一直为时间修正奉献。 蔡徐坤是时间修正局的一员,有一天他接到一个S级案子 ,总部安排他去查找被盗窃的【核】。 【核】是局里传送器的能量来源,【核】被盗之后,剩下的传送器已经不够局里成员正常活动。 蔡徐坤打开传送器,传送结束推开门那一刻发现自己打开了一个小镇的花店的门。对面是一家钟表店,还有三分钟就到中午十二点。 蔡徐坤每次任务时间是一星期,一星期内就算不能完成任务他也必须传送回总部进行一次时间补充【就是相当于补充HP】调查显示【核】最后一次震动来源是这个小镇。 --------------------------------------------------------- 陈立农是花店对面钟表店的继承人,爷爷死后他就一个人在钟表店干活,钟表店顶楼是一面大钟,帮小镇记录时间的那种。 还差两分钟的时候,蔡徐坤整理领口准备过马路。 还差一分钟的时候,陈立农推开了门准备营业。 两个人在最后几秒钟的时候突然对视上,同时钟表店的大钟指向十二点,敲响了整个小镇。 蔡徐坤自己装饰用的手表在十二点之后突然坏了,没办法只能进钟表店找陈立农修理顺便打听小镇情况,在知道蔡徐坤是外地来的游客还未找到住处时陈立农慷慨的把客房借给他。 于是蔡徐坤就在这一周内,和陈立农慢慢接触,莫名的看这个弟弟很顺眼,虽然感觉自己或许见过,但是他没有生前的记忆,想不起来。 总之还有一伙坏人也在找【核】,蔡徐坤后来和他们在小镇的废弃工厂交火,不慎中枪,传送用的工具近在咫尺却没有力气去碰,他迷迷糊糊看到有人跑过来抱住自己,随着熟悉的传送光芒,他回到了总部,补充完时间,他又回到了那个小镇,回到了刚认识陈立农那一天【二周目开启】 ------------------------------------------------------------ 【二周目】 一切和蔡徐坤第一次来一样,十二点钟声响起手表坏掉,去陈立农家里借住客房。晚上两个人坐在火炉前谈天说地,蔡徐坤明明是二周目见陈立农,但是他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没有细想。 二周目的陈立农和一周目一样,对他十分关心照顾。蔡徐坤也提前查到坏人下落去工厂设了陷阱,可是最后还是受伤没有抓到传送器。因为提前了几分钟还不至于眼花,他这回看到陈立农从后面掩体走出来,抱着自己把传送器放在自己身上。 【三周目】 三周目,蔡徐坤还没等十二点钟声响起直接敲进店里。 陈立农正在擦桌子,看到一个漂亮的男人气喘吁吁拿着手表说坏了。可是看了看并没有坏,那个人支支吾吾的说一会儿就坏了,于是一会儿十二点,表真的坏了。 三周目蔡徐坤总结前两次失败经验,提前一天去做了调查,终于制服了坏人,可是他却看到掩体后面鬼鬼祟祟的陈立农,正要去问,看到陈立农惊慌失色的脸,身后一片冰凉,自己又被袭击了。 这回他很清楚的看到,陈立农抱着自己说不要再这样了一边熟练的把传送器放到自己身上。 【四周目】 四周目,蔡徐坤直接推开门,把擦完桌子的陈立农压在桌子上,质问他是不是也有这几次的记忆。 陈立农苦笑了一下点头,蔡徐坤惊愕不已,因为要知道陈立农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跟着自己一起有三周目全部的记忆。 陈立农把蔡徐坤引到阁楼,指着大钟的内部说,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过去不想给你,只是舍不得你走,可是现在不得不给你了。 蔡徐坤不知所措起来,陈立农从背后抱住他说,你把这个拿走吧,然后不要回来了。那伙坏人你是注定会死在他们手下的,这是你的【结局】所以拿走这个东西不要回来了。 蔡徐坤拿走【核】,临走之前他看着陈立农朦朦胧胧的脸,心头万般不舍一起涌出,扭头那一刻,看到钟楼下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 回到总部,局长很满意蔡徐坤这次的任务,特意给他放了假。蔡徐坤魂不守舍的抚摸着被陈立农修理了四次的手表,细细想着两人四周目的点点滴滴,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偷偷潜入局里,拿走一台传送器准备回去看看。 这回传送门是陈立农家的洗手间,他推开洗手间的门却发现店里一片狼藉。 陈立农和什么人打斗过的痕迹,看了看日历,蔡徐坤啐了一口。今天是,他,前三周目,死掉的那一天。 于是蔡徐坤想都不用想的去了废弃工厂,熟练的走上楼,看到了被坏人绑起来的陈立农。 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出现,表情十分复杂,总之和坏人们来了次熟练的打斗之后,蔡徐坤意外的没有受伤,确认补刀了最后一个坏人,蔡徐坤把陈立农的绳子解开和他抱在一起。 陈立农躺在蔡徐坤怀里,手臂搂紧他已经相处了快一个月的人。跟他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们见了已经不止四周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曾经就在这个工厂里被坏人袭击,你死在我怀里。等确定再也不能救活你之后,我想方设法找到了时间修正局,假装工作人员去偷了【核】因为我想控制时间再看到你。 可是我拿到【核】之后,等了好久好久,却穿越错了时间线,没办法我只能在小镇盘下一家钟表店,继续等你,因为我们就是在那一天,十二点的时候,你从马路对面走来,问我能不能修表的。 可是我等了好几年的十二点,等到我变成老人之后,也没有等到你。 后来我最后一次用了【核】把自己变回年轻时候的模样,我怕时间修正局来清理我,用完这一次我就再也不敢用了。可是终于等到你了。 但是我却看着你这三周都死在我怀里,漫长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能等,可是我真的看不下去一次一次失去你。。 听说修正局的人都会被洗掉生前的记忆,但是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陈立农说完看着已经哭了一脸的蔡徐坤。 蔡徐坤被这个故事感动到了,虽然他隐约觉得和陈立农应该是熟悉的,但是想不到两个人居然是这个关系。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 HE线:蔡徐坤摔碎了传送器,和陈立农留在小镇继续相守一生。 BE线:蔡徐坤摔碎了传送器,自己并没有因为失去能量昏厥相反和平时一样,他在小镇和陈立农度过了一段幸福又短暂的时光,终于有一天修正局的人摸过来把还在做饭的蔡徐坤强制带走洗掉记忆,陈立农买了玫瑰花回来,里面塞着求婚戒指,开心的打开了家门。。。。 HE2:蔡徐坤摔碎了传送器,剧烈的疼痛涌上心头,剧痛中他看着陈立农无可奈何的拿出同款传送器放在他怀里。等蔡徐坤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修正局的医务室。护士小姐姐正眉飞色舞的讲着隔壁信息室来了一个帅哥。。。 --------------------------------------------------------------------- 这个是修改了好几次的版本,本来计划陈立农是BOSS,【核】换回去的是假的。 但是太磨叽了!!!!!!就到这里快点结束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总之我想的时候也不知道时间修正要怎么个修正,反正就像开头那样,凑合一下感受完脑洞就皆大欢喜了。

【农坤】妖狐梗

之前在小号记了一下,顺便配个图就用这个号发了。 脑洞而已没有文笔随便看看 术士家族继承者农×祖传召唤兽妖狐坤 陈立农十八岁生日那天回国见了重病父亲最后一面,父亲弥留之际把祖传妖狐坤传给陈立农。 之后陈立农就不情愿的带着妖狐坤开始打怪升级从别的家族抢回陈家宝物和地盘。 途中难免会有争吵摩擦,妖狐坤频频诱惑年轻人解开封印放自己自由,可是陈立农深知放了这只妖怪所有人都要玩完,便一直忍着,但终究是人类扛不住妖狐坤本能的诱惑。 千年前陈家祖先陈立信封印了祸害一方的大妖怪命令他守护陈家祖祖辈辈,妖狐坤不懂情爱撩拨了陈家祖先,陈家祖先给后代设了禁制———绝对不能对妖狐坤动心,动心者万箭穿心。 可是几千年家族封印随着时光磨损逐渐变淡,妖狐坤冷眼看着这个家族起起落落几代终究是到了陈立农这里有了油尽灯枯之色,本来满心欢喜自己快要重获自由,却料不到同样是陈家人,只有陈立农和陈家祖先让他产生了奇怪的感觉。 陈家不少人都曾因心脏的问题去世,陈家曾经有个大小姐咬着牙生产完,喊着妖狐的名字最后心脏猝死在床上,婴儿就是陈父,陈父那时怀疑母亲死去另有蹊跷就查了家族秘史,发现陈家和大妖怪的渊源后开始对狐妖保持距离,但却无法抵抗来自遗传深处的对狐妖的渴望。 大概是预测到家族快要走到尽头便离开家里娶妻生子,陈立农从出生就被隔离到国外不让妖狐坤碰到。陈父忍着万箭穿心痛终于等到了陈立农成年,终是在最后一句警告没说完前看着陈立农身后的妖狐咽了气。 陈立农忙着复兴家族并未注意到自己偶尔心脏的抽痛,妖狐坤在身边的时候感觉更是强烈。他总觉得父亲有话没说完,于是自己开始着手调查,他发现真相疼得昏死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在妖狐坤怀里。 想起父亲以及曾经无数陈家人都死在这个狐妖“手里”,陈立农深知自己也会走上这条路,为了陈家未来考虑他决定回到陈家源头去解除禁制,顺便睡了自己送上门的妖狐坤。 妖狐也很委屈,他觉得人类脆弱又命短,只要他勾勾手指就有人前赴后继的为他去死。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过去的陈家人只敢远远看着他,然而到了陈立农,居然敢睡了他,陈家这代人了不得。妖狐想了想,心疼的揉揉自己被扯的疼的尾巴。 老陈家源头在很远的山里,可是在各大家族势力割据下被安插了无数陷阱。其实自陈家继承人回来重振陈家后一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一直想除掉陈立农,把他家祖传大妖怪据为己有,渴望通过力量控制所有家族。 不出意料一人一妖落入陷阱,陈立农命在旦夕时妖狐坤突然妖气大盛杀了所有埋伏的精英,也冲破了本来就已经不甚牢固的封印。大妖解封眼看天下要大乱,陈立农用最后力气抱住妖狐,昏迷之前一滴眼泪落进妖狐心里。 预想中最后一次的万箭穿心痛并没有来,不知道自己在昏迷时发生了什么。醒来后的自己躺在医院里,新闻报道某某和某某几个财团高层一周前突然暴毙身亡的消息变成了后来的都市怪谈。陈立农在哪里都找不到妖狐坤,仿佛他人间蒸发一般。摸了摸禁制也不存在了,可是却在想起妖狐坤的时候本能的酸胀。 其他家族的衰落让陈家重新回到第一家族的地位,不见的只有妖狐坤,陈家家主不停的寻找可总是在目的地和妖狐坤错开。 陈家家主一气之下各大家族发喜帖,说自己要成亲。虽然听到消息的妖狐坤爪子一抖便知道这小子在使诈,可是看了看自己这几年在国外玩得也没意思了就拎着行李回了国。 封印解开的那一夜妖狐坤便得知了陈立农就是陈家祖先的转世,他在陈立农魂魄里挑出陈家祖先留下的那根禁制弄碎了,顺便和陈立信先久违的见了个面。不得不说看陈立农比陈家祖先顺眼多了,妖狐坤不耐烦的答应了陈家祖先不去继续祸害人间,也不再看陈家祖先晦暗不明的眼神,让魂魄归位后抱着陈立农回到了陈家顺便处理了一些人。 陈立农在试西装,听着窗外有石头砸,推开窗就看到了树下站着的妖狐,陈大少爷纵身一跃从五楼跳下去吓得狐妖坤的皮毛白了好几度。毫发无损的躺在狐妖坤身上压制住狐妖坤,捏着爪子就给他套上环。 “这是什么?”妖狐看着亮闪闪的戒指明知故问。 “新封印,罚你这一生都只能在我身边。” 妖狐坤觉的自己有点吃亏,“那万一你死了呢?” “我下了咒,只要我转世你就能找到我。” “找一个转世的人好麻烦的,你怎么补偿我?” “生生世世都补偿给你,补偿到你想与我一起同进入轮回那一天。”

【丞坤】一个水仙脑洞

看到橙橙这件OFF,印花是古希腊神话水仙美少年纳喀索斯。 然后就开了脑洞啊我的天!!!主要是这幅画看着真让人鸡皮,先给返程的审美点个赞 。 文笔没有看看脑洞就得了 纳喀索斯(Narkissos)源自古希腊神话美少年纳喀索斯的故事,美少年纳喀索斯有一天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然而却不知那就是他本人,爱慕不己、难以自拔,终于有一天他赴水求欢溺水死亡,死后化为水仙花。后来心理学家便把自爱成疾的这种病症,称为(自恋症)或(水仙花症)(Narcissis,水仙花,自恋者)。 范丞丞20岁生日那天和朋友出去玩,夜深朋友酒驾不幸发生事故,可怜自己被牵连在医院躺了一个来月。 等回到家候范丞丞发现每次他看到水面反射的自己的脸都不是自己的,耳边偶尔也会有奇怪的不属于他所在环境的声音。终于有一天他和那个声音联系上,在交流中得知对方和自己同岁,叫蔡徐坤。 后来他发现,蔡徐坤的朋友圈和自己的是一样的,包括好友的姓名,以及好友前几日的事故。原来蔡徐坤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两个人惊讶真的有这样的巧合的同时关系也逐渐愈发亲密起来。 蔡徐坤是音乐学院的一名学生,唱歌很好听,范丞丞喜欢夜深的时候躺在浴池里听同样泡澡的蔡徐坤哼唱一首歌来缓解一天的学习压力。蔡徐坤喜欢休息时抱着水杯听范丞丞眉飞色舞的讲今天老教授在课堂上出糗的趣事。 范丞丞利用空档偷偷描绘蔡徐坤的样子,感慨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自己真的长得十分相似了。 后来范丞丞在喝咖啡时得知蔡徐坤是在过,20岁生日那天拒绝了一个人的表白,那个人诅咒他爱上别人,却不能以被爱作为回报。 苦苦的咖啡突然变得酸酸的,范丞丞把咖啡反射下的蔡徐坤的影子搅散,酸溜溜来一句:“不可能的,这都是吓你玩的。” 蔡徐坤在另一边笑笑,和范丞丞接触这段时间他其实也对这个所谓平行世界的自己产生了兴趣,每一个水面倒影都能让他看到范丞丞,蔡徐坤心里有一点奇怪的满足和颤动。 范丞丞觉得世上没有比蔡徐坤更了解自己的人了,虽然两个人原则上算是一个人,但是他们又有不同本人的有趣灵魂。 “我想见到触摸到真实的你。”不知何时两个人都有了这个想法,可是无奈隔着水面无法靠近。 蔡徐坤去游泳的时候被之前甩掉的追求者拉进水池里,挣扎中不幸溺水,另一边在上课的范丞丞感受到了强烈的窒息感,眼前总是闪过泳池的画面,然后陷入一片黑暗。 醒来的时候范丞丞推开医生惊恐的找水池接水,却连接不到蔡徐坤,安安静静的水面上反射的是自己的影子。 蔡徐坤和他的联接断了。 蔡徐坤被追求者袭击险些溺水身亡,好在窗外偷窥蔡徐坤的人发现他下水之后再没有出水换气。 被抢救了很久终于拉回来,等蔡徐坤可以说话之后第一句是要水。 果然他和范丞丞的联接断了,怎么摇晃水面都是自己的面孔。 ———“你会爱上别人,但是永远得不到回应。” --------------------------本来脑洞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不太想BE,又觉得这个HE有点牵强,还想看的就往下看吧--------------------------- 范丞丞不是别人,是另一个自己,可是自己却真的把他当做另一个完整的人来看待。 就这样过了三年,蔡徐坤以歌手身份出道,他有时候总觉得自己会有看到幻觉,好像自己身边有什么人看着自己,大概是太想念范丞丞了,又或者自己当年不甘心,没有对那个笑起来很温暖的自己表白心意。 第五年的专辑叫《Narkissos》,彼时他已经要放下这种感情准备重新开始生活。新曲老样子屠榜,经纪人也惯性的给他看这次的成绩,随口说了最近有家大公司准备把他签过去,老板是之前范氏集团新任老板范丞丞。 ...... 另一个世界的范丞丞留在学校做了老师,自那次之后他也变得像别的老教授一样每天带着水杯,同学们都在传啊,年轻又英俊的范老师其实有怪癖,总是喜欢盯着水杯傻笑 。 他已经和蔡徐坤断开连接有五年了,这五年无论他怎么祈祷依然无法见到曾经让自己心动的另一个自己,或者说他从来都是把蔡徐坤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看。 “厉不厉害你坤哥!” 路过新大一班级时听见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范丞丞反射性的扭头去看,水杯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引得教室里站在桌子上跳舞的男孩扭头看了过去。

想了想之前我特别dw,结果导致我看那个小孩不顺眼,fm坐我旁边还是他家粉感觉不开心。那时候觉得,他命真好,被保护的好好的空降到这个圈子,大概就是含着金汤匙的小孩吧,看了看自家崽崽过去的被全网黑的岁月,我有点嫉妒他。吃cp也是折服太太们的文笔,那会儿大概当纪实文学看。后来发现,大家其实半斤八两的被黑,更有甚者攻击家人,对他偏见也少了很多,还有点心疼。偶尔刷到饭拍也就感叹一下,基因好的人真的好看。直到武汉那一场,看到了他的裙子造型,又看了看DZ那天装扮,果不其然刷到了阿哥老师的文,西斯空寂突然觉得如果真的是垃圾豆强行童话cp,小孩帮哥哥挡了一下,那他大概对于妈粉来说真的是个英雄了。从那场之后我开始关注这个小孩,他和哥哥微博互动,翻找过去视频剪辑看他们的兄弟感情。重点是不像别人在生日po留言,小孩更多关注的是哥哥的作品,这就让人感觉很舒服了。就算不带cp滤镜,只要对崽崽好,崽崽也疼爱的孩子,就是好孩子。后来发现他不笑万里冰封,一笑大地回春,笑容有力量的,开始喜欢他。 但是作为崽崽永远的妈粉我还是立场坚定的,除了那俩天造地设的恶心一对儿,谁对崽崽好就路人缘谁。 今天有看到恶心DZ主动cue崽崽的空调,cjn在旁边说那买电风扇啊,倒是像为哥哥打抱不平帮他说话。其实空调吹多了也不好,看你哥说过少吹空调多喝水没?嘛这个圈子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谁对谁台上台下没准两张脸。但是在镜头前公众关注下能维护他,帮助他,无论何时替他说话的人,都是好人。 谢谢两位弟弟。